南一

今朝有酒今朝醉。

摘纪录:

人们常常是会受到质疑的,尤其是当你被看到的时候,很多人会说你凭什么。我不凭什么,但为什么不是我呢?为什么不能是我?为什么不行?
——林彦俊


感谢推荐

爱是盔甲也是软肋

请让我为大家表演一个爆炸旋转升天。

なごり:

上个视频点不开的朋友看这个吧
或者试试这个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578424

自己写出来的字远比在屏幕上打出来的字所给予的满足感要多得多。

性空山

祭池:









·私设




·此文由我和格子老师共同完成 @乔木. 







 


00


 


钟易轩的太太是知道的。



 


知道她的先生心里住了一个人。







 


01


 


她的先生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丈夫形象,在所有朋友面前都给足了她面子。



 


但她知道,他啊,根本不爱她。



 


一个人的心里,哪儿能住的下两个人啊。



 


人前恩爱,人后相敬如宾。



 


钟易轩的太太挑不出自己先生有任何的不是。



 


可也不知道该说他太会掩饰,还是根本连欺骗都不想。



 


这么多年来,他俩像是一对极其相爱的夫妻,可是她知道并非如此。



 


她的先生时常盯着储物间的那把吉他出神,甚至会在哪儿呆坐整整一天。



 


“我看透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他的电影。”



 


“他的回忆,清除得不够干净。”



 


街道上放着陶喆的他不爱我,钟易轩的太太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嫁给钟易轩时,是欢喜他的。



 


她想着画本上那些恩爱的夫妻,心里还总是偷偷窃喜。



 


她没嫁给钟易轩之前就知道,她未来的丈夫,是一个极其优秀的男子。



 


是太多人向往的对象。



 


而后她亦是清楚,那个男人心底已经住了人。



 


而那个人毫不动摇的居住在他的心尖,钟易轩也不恼,也并未打算在他的心田,为她留一亩三分地。



 


她总是安慰自己,不该如此计较,毕竟可以跟钟易轩相伴一生的,是她,而不是那个人。



 


可是每每看着钟易轩的神情,那些所有的希望都会被推翻瓦解。



 


“他不爱我”



 


“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







 


02


 


刚嫁给钟易轩那些年啊,她经常失眠。



 


很长一段时间呢,钟易轩都是在琴房里呆一整夜,她就在卧室里看书。



 


她知道她的先生不爱她,从结婚前那天先生的宿醉她心里就清楚了。



 


婚礼前晚,她在一家小酒馆的雅间里找到喝的烂醉的钟易轩,费了全身力气想把钟易轩弄回家。



 


钟易轩不为所动,抱着酒瓶痴痴的笑,正是少年模样,她觉得脸有些发烫。



 


“钟易轩,我们回家。”



 


她抿抿嘴,想去拽钟易轩。



 


钟易轩醉眼迷蒙,神智却清醒“我不要,我在等他接我回家”



 


她?哪个她。



 


她恼怒的摔了包,要了杯酒,看着钟易轩嘟囔。



 


“他说会来接我回家,他说他在等我回家”



 


“可是我要结婚了,我不能回家了,我没有家了”



 


“毛不易不要我了,是我先不要的他,我活该”



 


老板敲门进来把酒放在桌子上,面不改色的出了门。



 


她坐在桌前愣住,眼泪一滴一滴掉在桌上。



 


“钟易轩,你醒着吗”



 


“毛不易...”



 


钟易轩抱着空酒瓶缩在角落,眼角的泪怎么也不肯掉下。



 


她不再说话,两个人在酒馆呆到天明。



 


钟易轩醒来的时候已经五点了,他揉了揉发疼的头,今天是婚礼,不能没有精气神。



 


她不知什么时候离开,桌上放了张纸条。



 


“婚礼在9点开始”



 


白纸黑字,还有不知名的水渍。



 


她知道他不爱她。



 


可是如何。



 


今天之后,他是她的丈夫。



 


只是她的丈夫。



 


她坐在出租车上无声落泪,师傅把音响开到最大,她终于压抑的哭出声。







 


03


 


婚礼上,亲友各个面带笑意,同她说恭喜。



 


她就这么呆呆的站着,等待她的丈夫赶来。



 


宾客越来越多了,可门口还是只有新娘独自一人在迎宾。



 


在寒冷的季节,她身着单薄的婚纱,尽管很美,却不能御寒。



 


她化了一个很美的妆。



 


掩盖住她昨夜哭肿的双眸。



 


她不知道她的丈夫会不会来,只得欺骗自己说,他只是宿醉还未醒酒罢了。



 


她站在门口,吹着冷风,却并未觉得寒冷。



 


她不断的给钟易轩发微信,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她的脸已经笑僵了,可是心底却空落落的。



 


她的爱人。



 


她的丈夫。



 


现在可能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中,等待着那个名叫毛不易的人,带他回家。



 


钟易轩在她面前,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成熟稳重。



 


可在他醉酒之后,念叨着毛不易名字的时候。



 


任性无赖,像个孩子一般。



 


或许,他本就是个孩子,只有在在意的人跟前,才会褪去所有的伪装,做最真实的自己。



 


“钟易轩,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痛。”







 


04


 


可是他终归还是来了,在婚礼开始前的五分钟。



 


他穿着得体,笑颜好看的不行,似乎那个昨夜买醉的人不是他一样。



 


“来晚了,我们进去吧”



 


谁都闭口不提昨夜疯狂,这样也好。



 


她理了理心神也勾起一抹微笑。



 


“好。”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双方父母致辞,双方宣言,交换戒指,有条不紊,好像排练了无数次一样。



 


其实没有。



 


每一次婚礼彩排,都是被钟易轩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她刚开始还很恼怒,后来也习惯了,只觉得她的先生忙,自己应该大度,反正之后有的是时间。



 


这时她只觉后怕,如果当时她非要哭着喊着闹他,他会不会直接走人不干。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起哄声,大多是新娘那边的朋友,钟易轩这边都是明日之子的选手,心知肚明的默契不语。



 


钟易轩没有动作,她也不说话,台下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只剩下几句耳语。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司仪的声音再次响起,钟易轩拉了一把新娘,她来不及反应撞进钟易轩怀里。



 


完成了一个大家眼里的吻。



 


其实根本没有啊,他只是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谢谢和对不起。



 


她眼眶通红,疼的要落泪。



 


敬酒环节,钟易轩在新娘亲友团那一边喝了不少,到自己朋友这反而没人要喝了。



 


钟易轩看着一桌人,都诡异的沉默着,她也不说话,就轻轻站在钟易轩旁边等着。



 


最后反而是毛不易先开了口。



 


“敬你。”



 


手里的酒一饮而尽,钟易轩突然红了眼眶。



 


他低头愣了好一会儿,接过她手里的酒。



 


“谢谢。”



 


毛不易扬了扬手坐下,周遭杂乱的声音让他心烦。



 


钟易轩就站在这桌人这久久不动,毛不易忽然又站起身,廖俊涛瞬间摁住他问他要干什么,毛不易拍了拍廖俊涛的手,告诉他放心。



 


毛不易慢慢的从侧面上了台,台上的话题和吉他还没来得及收,他抱起吉他,手指轻扫琴弦,台下渐渐安静下来。



 


“今天是我们最小的小朋友,钟易轩的婚礼”



 


“我没什么特长,唱歌还能听,就在这给钟易轩唱首歌”



 


“祝他和他的妻子。相敬如宾,幸福美满”



 


毛不易说完,台下响起剧烈的掌声。



 


钟易轩还站在那里,只不过回了身看着毛不易。



 


毛不易低了头,专心看琴弦的样子,眼眶通红也掉不下泪,他舒了口气,轻轻拨弄琴弦。



 


“我知道,那个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所以你好,再见。”







 


05


 


钟易轩就这么看着毛不易,站在他的对面。



 


像极了比赛时的模样。



 


那时候的他坐在他的厂牌里,看着屏幕里男人的歌唱,自己也跟着他轻声哼着。



 


此刻的钟易轩,挽着他妻子的手,站在中间的道路之上,阻断了人来人往。



 


钟易轩盯得出神,那一刻,在他的世界里,其他所有的粉饰都是一片空白。



 


毛不易则是空旷环境中的唯一一人。



 


他坐在椅子上,娴熟的拨动着琴弦,一字一句,唱着曾经属于他们的歌。



 


钟易轩是他仅有的听众。



 


他的眼里,不再是多年前的崇拜和自豪。取而代之的,是他人所不能读懂的伤悲。



 


一曲而终。



 


毛不易起身,抬头的那一瞬间,却对上了钟易轩那灵动的双眸。



 


钟易轩的眼角发红,却还是牵强的扯出笑意,挽着他的妻子站在他的跟前。



 


犹如一对璧人。



 


不,应该说,他们本就是一对璧人。



 


毛不易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钟易轩也默契般的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没有半句问候。



 


钟易轩的妻子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丈夫在抖。



 


她抬眼看去,钟易轩仿佛被抽好了全身的力气,表情很是挣扎。



 


“没事吧。”



 


“没事。”



 


她知道的,钟易轩在骗人。



 


骗她,却也在骗自己。



 


“他已经走远了。”



 


“所以,不用装了,易轩。”



 


她一直是一个很好的未婚妻,钟易轩很是清楚。



 


她很聪明,懂得察言观色,知晓分寸,亦或者说,她什么都知道,却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毛不易于她而言,不是秘密。



 


钟易轩不知道自己如何走漏了关于毛不易的存在。



 


而她的妻,在对上他双眸的那一刻,神情显得有些落寞,“钟易轩,你看他时,眼底全是爱意。”



 


犹如我瞧见你时的欢喜。



 


后面这一句,她没有说出口。



 


钟易轩有些愕然,他略带歉意的看着他的新婚妻子,伸出另一只手包裹住了她挽在他臂上的手。



 


“抱歉。”



 


“是我耽误了你。”



 


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脸上重新挂上了笑意,同钟易轩朝前走去。



 


钟易轩,自今日起,我是你的妻。



 


同你分享喜怒哀乐,同你一起生活的人,是我。



 


自今日起,即便你二人情意再深,都终将成为过去。



 


那个同你相伴一生的人,那个可以为你生儿育女的人,是我。



 


即便不是我,也不可能是你心里的他。



 


由此看来,我为何要难受呢。



 


可是钟易轩你知道吗。



 


因为爱你,所以我强迫自己大气,逼着自己不去在意。



 


其实我很嫉妒毛不易啊。



 


嫉妒得发慌。







 


06


 


她坐在家里听歌的时候经常会晃了神。



 


她的先生每发一首歌都会引起粉丝轰动,评论清一水的这有人秀恩爱,大型屠狗现场什么的



 


她翻评论的时候会有几秒的热血沸腾,可下一瞬就立刻冷了下来。



 


她知道,他不爱她的。



 


作为他的妻,她活在大家眼里,活在他的信里,活在他的歌里,活在他的眼里。



 


唯独不在他心里。



 


可她无法说出口啊,她的先生在哪一面都做的那么那么好,她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去苛责他不爱她呢。



 


她的先生这几年的歌褪去了鲜衣怒马少年时,跑丢了年轻的嚣张跋扈和青涩张扬,现在他只轻轻的哼一段小调,淡淡的和你说几句,嘿,之前没有遇见你真是遗憾。



 


温柔又失落。



 


她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醒来发现自己连眼泪都没有了。



 


他们都说钟易轩这些年成熟了,说钟易轩有了妻就是不一样,一下就长大了。



 


哪儿是啊,她苦笑着看着屏幕。



 


只有她知道,她的先生的所谓成长,绝不是因为她。



 


也只有她在深夜,她的先生睡熟的时候悄悄翻开他的手稿,哭到失声。



 


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家庭,和妻子的甜蜜。



 


藏在本子里的是思念,是真情,是一个人。



 


她的先生啊,终于活成了他心里那个人的模样。







 


07


 


于她而言,钟易轩温柔的一举一动,生疏得如同陌生人。



 


所有看似甜蜜的举动,都不过是逢场作戏。



 


她自嘲的笑了笑,伸手去拿桌子上早已倒满红酒的酒杯。



 


这是她跟钟易轩结婚多久了,她已经记不太清了,可她却不曾忘过,钟易轩婚前的宿醉,以及婚礼上的异样。



 


哦对,她的丈夫,不愿意碰她。



 


就连偶尔无意识的指尖触碰,钟易轩都会下意识的闪躲。



 


夜里,二人虽枕在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却也是同床异梦。



 


她常常看着钟易轩辗转发侧无法入睡,而后起身,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她悄悄跟上,却瞧见她的丈夫,抱着一把吉他呆坐着一动也不动,就这样独自到天明。



 


“钟易轩,你可曾在意过我。”



 


“哪怕只有一丝一毫。”



 


“哪怕只是一瞬。”



 


她不敢开口,只是躲在角落里,两只手生生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生怕发出半点声响。



 


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她发红的眼眶在诉说,却只有她一人知晓。



 


硬生生的掐灭女人的妒忌和疑心,安安心心做他识大体的妻子。



 


可世上又有那个女人,可以大度到不在意自己的丈夫心里没有自己。



 


钟易轩没有给她任何的誓言,更别说甜言蜜语,可这一切也都是她自己甘愿,怨不得他人。



 


“毛不易,你,还好吗。”



 


钟易轩对着窗外自言自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竟也没注意到身后的微弱的声响。



 


手机屏幕上,毛不易三个字格外的显眼,钟易轩的手在上方停留了许久,却依旧没有勇气播出。



 


挣扎了许久,钟易轩还是关掉了手机。



 


他独自一人,抱着毛不易的吉他,就这么呆呆的坐了一整夜。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妻,坐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板上,就这样盯着他一晚上。



 


而后两人的生活里,总会心照不宣的避开与毛不易相关的话题。



 


看到电视上出现与之相关的所有消息,两人都会默契的换台,或是转身离开。



 


而后在彼此看不见的角落里,偷偷翻阅。



 


这样的生活,看似平静,却藏了许多波澜。



 


终有一日,她忍受不了,主动同他开了口。



 


“钟易轩,我们谈谈吧。”



 


“关于毛不易。”







 


08


 


钟易轩皱了皱眉下意识想走,却不经意对上妻子的眸。



 


“好。”



 


两个人却都陷入了沉默,她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开了口。



 


“分手吧,我让你走。”



 


钟易轩没有抬头,眼睛盯着地板的花纹,像在劝说妻子一样应声“说什么呢,我们是夫妻,我是你丈夫”



 


“我是你丈夫”



 


说完点了点头,笑出了声。到底还是在劝说他自己。



 


“钟易轩你放过你自己吧”



 


“晚上吃什么”



 


“钟易轩你”



 


她无力的看着钟易轩,手指无意识摩梭着沙发坐垫,钟易轩却忽然认真了起来。



 


“听话。我会跟你过一辈子。但当你不爱了,或爱上别人了,一定记得告诉我。我会替你承担一切,你可以放肆去爱,勇敢爱”



 


“可如果没有,我绝不负你。”



 


她死死抿住嘴,原来他知道她一直都爱他。



 


“..饺子”



 


她仓皇跑去厨房,锁了门滑坐在地上无声痛哭。



 


钟易轩起身去了音乐间,抱着吉他却弹不下一个和弦。



 


他满脑子都是妻子刚才的话,他亏欠她的,哪儿只一句过一辈子赔偿得起。



 


他叹了口气,放下吉他看着落地窗外的繁星满天,开口清唱了几句。



 


“这真心的话不能给”



 


“多残忍也都自己安慰”



 


“只要你记得我来过”



 


想起之前看不懂歌词,没心没肺的把这歌私下里唱给薛老师听,薛之谦笑了笑,眼眶红了半圈对他说。



 


“真好”



 


他如今才懂,原来当初那句真好,只是在叹他青春年少。



 


也只是在自嘲自己的大半生。



 


他的手机被落在客厅,外面一片黑暗,也不知晓是几点。



 


他低了头。



 


曾经那些歌,现在听到泪流满面,才发现原来唱的都是自己的生活啊。



 


只是,这好好的人生,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09


 


大街小巷里,循环播放着毛不易的新歌。


 


依旧是那熟悉的声线,难以忘记的轮廓。



 


此时的钟易轩,陪着他的妻子和她那些小姐妹们,在各个商店里游走。



 


他愧对自己的妻子,觉得自己耽搁了她的一生,于是开始想方设法的弥补。



 


他也曾想,也曾努力的爱上她。



 


可是却从未成功。



 


他盯着眼前的人,思绪却不自觉的飘回到了很多年前。



 


也许那时,毛不易眼中的钟易轩,就如此此刻他的妻子这般吧。



 


他们都说钟易轩孩子心性,而他们也说,钟易轩结了婚之后,显然比之前更有担当了。



 


只有钟易轩自己知晓,不,其实毛不易和他的妻子也一样知晓。



 


以前是因为他有毛不易,那个可以为他收拾烂摊子,对他满是宠溺。



 


然而现在,他要给另一个人安全感,要与她互相扶持,彼此照顾。



 


“易轩,好看吗。”



 


他的妻子不知从哪儿买来的小玩意儿,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跟前,硬生生打断了所有的思绪。



 


“啊,好看。”



 


极其敷衍。



 


“钟易轩,你说好的要陪我。”



 


“可为何你还是满脑子想着他。”



 


他的妻子应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女子,从不会如此不顾形象,不顾颜面的大喊或者大闹。



 


“钟易轩,我是爱你。”



 


“可我也没法大度到容忍你这般。”



 


“我知道你不爱我。”



 


“可是你好歹骗骗我也好。”



 


“而我在你眼底看到的,全然是对毛不易的情感。”



 


“钟易轩,我于你而言,究竟算什么。”



 


钟易轩有些愣住,他下意识伸手去安抚他,却在途中又放了下来。



 


他的妻子把妆都哭花了,原本一个得体漂亮的姑娘,此刻却尽显狼狈。



 


“你,是我的妻。”



 


至于他,已然沦为陌路人。



 


她身旁的小姐妹们也看得揪心,只得轻轻拍打着她的双肩,轻声安抚。



 


有的直接将其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盯着钟易轩。



 


“她何曾受过这般委屈。”



 


“我今日才知,原来她心心念念的情郎,心底竟无半点她的模样。”



 


“钟易轩,你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



 


“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也折磨你自己。”



 


钟易轩无言以对。



 


他对上了他妻子的眸,她的眼底尽是伤悲。



 


钟易轩也是那一刻才突然意识到,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随之便会爆发。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的妻子没有同他说一句话,却还是担心他饿着,一进家门便进了厨房。



 


钟易轩的心情有些沉重。



 


“对不起。”



 


“没关系。”



 


她背对着他,假装忙碌的加快了语速。



 


实则是为了掩盖她那厚重的鼻音,和哽咽的声线。



 


“钟易轩,我们离婚吧。”



 


她放下手中的刀,望着窗外的霓虹光景,眼角不自觉的滴落一颗又一颗的泪珠。



 


“你哪怕分一点心在我身上,我都会极其高兴。”



 


“可是你没有。”



 


“我卑微的爱了你这么多年。”



 


“却无论如何逗比不上一个毛不易。”



 


“钟易轩你知道嘛,你入眠时,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总会喊他的名字。”



 


“你醉酒时,总是胡搅蛮缠问说,毛不易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你失眠时总是盯着那把吉他呆坐一整夜,而我就在你身后,陪你熬了一宿。”



 


“我做这么多,并不奢望你可以爱我。”



 


“但至少请你稍加掩饰。”



 


“我也是活生生的人,我也会难受。”



 


她的双肩在抖,声线有高有低。



 


钟易轩知道她哭了,同时他也知道,他的妻子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



 


钟易轩很是愧疚,他快步向前,从背后拥住了她,轻声在她的耳畔说了句。



 


“抱歉。”



 


“算了吧钟易轩,你给不了我交代”



 


她笑的释然,轻轻避开钟易轩的手。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你走”



 


钟易轩愣在原地,烧的水开了,她收起笑容关了火,原本吵闹的厨房也逐渐归于平静。



 


钟易轩靠着墙笑了“从我和你结婚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妻”



 


“我不会弃你”



 


她不再说话,把饭菜一一上桌。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彼此之间只有勺子碰到碗壁的声音。



 


“钟易轩”



 


他应声抬头。



 


“我给了你机会”



 


“从现在开始”



 


“你只能,是我的先生。”



 


钟易轩冲她笑了笑。



 


“我知道。”







 


10


 


钟易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明明就放不下毛不易,却又不肯放手。



 


他一边沉浸在与毛不易拥有的过去,一边不断的自责,反复同自己说,要对他的妻子负责。



 


一个女人,把自己大半辈子的青春都给了他。



 


陪着他经历风浪,与他一同面对险境,却从来不奢求与他有什么未来。



 


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子,从不过问钟易轩的私事,说话做事也极具分寸。



 


所以钟易轩选择了她,来成为他的妻子。



 


他是一直知晓的。



 


知晓她对自己的情意,知晓她是喜欢他的。



 


于是他顺着家人的意图,他娶了她。



 


不是因为爱情,而且她足够聪明。



 


聪明到她已然发现了毛不易的存在,却还是在众人面前为他们留了薄面,甚至帮忙掩饰。



 


聪明到即使清楚他不爱她,却还是装聋作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钟易轩其实挺看不起自己的。



 


舍不得毛不易,却也不肯放他的妻子自由。



 


她同他说了两次的分开,次次都是泪流满面,说话的时候全是哽咽。



 


钟易轩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是他先对不住她的,也可以说,在这场婚姻里,只有他对不住她。



 


他的妻子从始至终便知道毛不易的存在,却又假装浑然不知,给足了他空间,却又委屈了自己。



 


钟易轩有些懊恼,他将自己锁在琴房里,不断的问自己说,是不是不该将她卷入进来。



 


放弃毛不易的人是他自己,而此刻却又深情得忘却了自己身旁之人。



 


“钟易轩你真可恶啊。”



 


“怎么可以让一个女孩等你这么多年。”



 


“怎么可以亲手推开了爱人,却还总是念念不忘。”



 


多少年前,他背着把吉他,从家乡到首都,功成名就。



 


多少年后,他抱着吉他,唱着爱而不得,言不由衷。



 


可这些又能如何。



 


钟易轩掏出手机,找到了那个许久未曾联系的人。



 


“我们见一面吧。”



 


“有些事,还是说开吧。”



 


钟易轩还未等那边回信,便关掉了屏幕,把手机放回了口袋了。



 


他知道的,毛不易会回他的,不论结果如何。



 


解铃还须系铃人。



 


钟易轩已经负过毛不易一次了,所以他不想再负他的妻子一次。



 


前尘往事,都将化为烟雾。



 


而后一生,与君再无瓜葛。







 


11


 


他忽然着急起来,吉他被扔在一边也不去管。



 


他死死的盯着手机,短信电话都没有来。他抿着嘴忽然看到那个置顶了不知多久都杳无音讯的微信忽然出现两条语音。



 


钟易轩耳机都没来得及找,直接手抖外放。那个让他辗转伏枕的声音就这样把他措不及防的打了个正着。



 


“易轩。”



 


两秒的语音,钟易轩点了一遍又一遍。




 


“我们不见了吧。在这聊聊就好。



 


其实在那天我就下了决心那一别就是再也不见。我不可能看着你和旁人喜结良缘无动于衷。



 


易轩,说实话吧。我那天唱完歌想拉着你走,可我知道我不能。我不能任性的剥夺你的幸福。



 


易轩,你放过我。



 


我祝你和你的妻美满幸福,我们真的不要再见了,见不得了。”



 


钟易轩笑弯了眼,回了一条一分钟的空白语音。



 


接下来是一条只有5秒的,短短的话。



 


“所以你好,再见。”



 


我们再也不见,那样就可以让我理所应当的假装听不到你声音的颤音。



 


你在我婚礼上唱了这首歌,我用这句话来祝你日后可有娇妻良缘。



 


所以哪怕我们生生不见,你也务必要幸福。



 


我衷心的祝你幸福,比我幸福。







 


12


 


后来啊,毛不易和钟易轩发的新歌风格越来越像。



 


有记者问钟易轩,你跟毛不易是有商量好的吗。



 


钟易轩笑了笑,对她说。



 


“他是我,我不是我。”



 


再后来啊,钟易轩写了一首歌,请了廖俊涛薛之谦写曲编曲。



 


请了马老师和南南写词,请了当年独秀的几个选手来唱。



 


一张专辑五首歌,四首都由大家合作完成。



 


最后一首,是他自己写的。乐器也一手操办。



 


他给这首歌起了个名字。



 


唤为 你。



 


作为专辑同名主打。







 


13


 


你知道吗。



 


专辑里有这么几句话。



 


“你是我触不及的梦,是我写不下去的诗”



 


”你是我,我不是我”



 


“经此一别,再也不见”



 


“可惜盛夏再也回不来”



 


你是我,我不是我。



 


我祝你幸福,比我幸福。



 


衷心的。







 


-END







 


番外篇


 


01


 


多年之后,钟易轩也已经年老。



 


他躺在病房里奄奄一息,他的妻子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眼眶通红。



 


“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钟易轩的语速很是缓慢,他盯着他妻子依旧好看的眉眼,硬是挤出一个笑容。



 


他的妻子拼命的摇头,强忍的泪珠却在那一刻全部落下。



 


钟易轩伸手,想要去擦她脸上的泪。她却先一步抓住钟易轩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颊。



 


钟易轩笑道,眼底尽是悲凉。



 


他的妻子,小名叫佳佳,与王维家的家谐音。







 


02


 


钟易轩还是走了,他走之前,之前那些通过比赛认识的朋友,基本上也都见了他最后一面。



 


除了毛不易。







 


03


 


钟易轩的妻子在整理丈夫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箱子,箱子里的是数十本笔记本。



 


一本本翻来,里面写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名字。



 


毛不易。



 


从初期的工整,到逐渐潦草,直至最后的歪歪扭扭。



 


她丈夫这一生,从年少到晚年,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



 


她翻遍了钟易轩的书房,零零散散,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关于毛不易,关于她的丈夫。



 


最终是在钟易轩的吉他袋子里,翻出一张信纸。



 


那应该是他临终前写的东西了,字迹甚丑,且难以分辨。



 


可她还是看清了。



 


上面写道:



 


毛不易,无你的一生,甚是难熬。






给伽老师的《国境四方》的长评

手动艾特伽老师 @Desire_ZZZ
我太喜欢《国境四方》了

希望我没有曲解您的意思。如有曲解,请您谅解。




大概是个青梅竹马的故事吧。

两个人从出生就奠定的不同的人生基调,一个是万人之上的王,一个是效忠于王的臣子。

王也是个孩子啊,他六岁登基,在钟父的辅佐下站稳脚跟。在遇到钟易轩之前,他的内心该是多么的孤独。万人之上,四个字轻飘飘的,可他所要承受的,要比其他同龄人,要多得多。

也许毛不易的内心,早就成了荒漠了。

钟易轩比毛不易小了六岁,他的世界干净无菌,他带着他那份干净、纯真,闯入了毛不易的内心,让他那片荒漠,又焕发了生机。

所以毛不易依赖钟易轩,他会和钟易轩在大殿里追着打闹,在王宫里玩捉迷藏,半夜带他在宫中游荡,在榻上给钟易轩讲那些温暖的故事。

毛不易不似一个王,或者说,他不似钟易轩认为的王。

他像个哥哥。

他照顾钟易轩,宠着钟易轩,他细腻的情感包绕着钟易轩。

小孩的思维追随着想象流浪,许下诺言。

毛不易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他是王,一个国家的主人。他登基的时间越长,能力就越强,每天要处理的国事就越多,见钟易轩的时间就越少,少到毛不易以为钟易轩都已经忘了儿时的事。

可他们都没忘。

钟易轩喜欢毛不易,他深爱着他的王。

当钟易轩把自己喜欢毛不易这件事当做儿戏一般告诉母亲时,母亲的反应让他不太满意。可当时间越来越长,钟易轩才明白他们之间的区别。

他要将那些不可讲的情绪埋在心底,他告诉自己,站在他面前的是这个国家的王,自己是他的臣子,他们终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钟易轩的眼中有了惧意,他在毛不易面前唯唯诺诺,带着一个普通的大臣应有的神色。

可能在毛不易心里,从未觉得钟易轩是他的臣子,所以他不让钟易轩跪,让钟易轩正视他的眼睛,想让钟易轩做一个臣子礼数以外的动作。

可钟易轩太执拗了。

毛不易将兵权交给他之后,他便躲着毛不易,心思全部扑在军队上。

毛不易和钟易轩之间,已经隔了一堵厚厚的墙。

直到毛不易在演武场拉住钟易轩。

毛不易温暖的手掌,颤抖的话,一点一点的瓦解掉这堵墙。

钟易轩那句“我好想你”彻底把毛不易击溃了吧。

毛不易和钟易轩说他不想做这王,想和他去流浪。
钟易轩说你做好你的王,我当你的勇将。

敌人打进来,钟易轩许了他的承诺,带着一腔孤勇,他真的当了毛不易的勇将。

与当年承诺的一样。



[我也有滥情状 我也有不可讲 我也有最讽刺回忆的墙]

[而你大概与我相仿,爱才能如此肆虐膨胀]

[你是我的 这一生一次的跌宕]



夜零:

我不想去上学了,因为我太困、太冷了。学校里也没有人喜欢我。——《我不想去上学了》奥尔罕•帕慕克

感谢我遇见的所有的美好的人和事

生活还是马不停蹄

再艰难的生活也要坚持下去

希望事不与愿违

也希望三年后的我还是当初的那个我

感谢
感恩